一部思想性极深刻的认主学(哲学)

[ 7300 查看 / 0 回复 ]







    这部著作是阮斌先生在30多年中从事学习、研究、收集资料、努力博览宗教的、社会的、自然科学的群籍的基础上进行写作的。换而言之,此书的内容是通过腹稿、语稿、书稿三个环节的历程。此书虽然算不上什么鸿篇巨著,但是本书著述的宗旨却是企图拭探在人类的主观精神意识的客观化中去寻找最高实在对宗教的思维意识形态所客观地启示的渊源。还有往后的发展变化,换句话说就是宗教的源流。从这一点来看它是一部思想性极深刻的著作,然后把思辩哲学引入宗教。使它摆脱不应有的人为的那种所谓神秘论的外壳,于是使最高实在之真理性作为绝对必然性而由过份茂密的丛林中透露出它是“是如此”的光辉。作为某种宗教到底它是属于一些什么意识形态具有多少真理价值?到时侯它会明白启示在人类的理性面前。在这里它是什么环节或品格我们就承认它是什么环节与品格。一种宗教它到底有多少真理性,这就要看它是哪种意识性的宗教。换句话说宗教不是意识的便是自我意识的,否则就是理性意识的,这三者必居其一。宗教在前提中是一种自在的肯定性,即感性意识的宗教。宗教在中项中它是一种自为的否定性,是具有差异性的自我艺术的宗教。宗教在合项中它是自在而又自为的统一性,即双重否定性——理性,即理性的或天启的宗教。因为作为宗教来说如果它确属于通过人类的思想意识形态这个范畴而被启示与体现出来的一种现实性的话,那么人类有什么样的意识就一定只适应什么样的形态的宗教。于是宗教也就必然要构成什么样的形式与内容;并加以明白启示出来而转化为宗教现实。人类的崇拜形态是一个内容与形式的关系。当初人类崇拜的东西是形式超过内容的东西。这就是以建筑为性的象征艺术,随着时代的转移于是人类的崇拜达到抛弃形式改造内容的方式。于是内容与形式相谐和的艺术崇拜出现了,这就是崇拜雕刻的古典艺术。但是到内容饱合从而超过形式时,于是物性艺术就再也不能满足崇拜的内容要体现的东西了。于是带有大量性的精神性出现了,这就是浪漫艺术崇拜。这是因为:假如人类开初只具直接性的意识性,或着说只具有感性确定即肯定的自在性的话,那么所信赖的与能接受的宗教就必然是启示为一种崇拜自然的宗教,换句话说崇拜对象只是一种自然物的现实性。因为自然宗教一定要府合人类的内心只是一种直觉的意识崇拜的产物。如果说人类的意识是进入自我的;是向自身深入的,换言之:意识作为人类的共性却被人类的个性任意地使用了,同时深入刻化了、自我成否定性,或构成了反思规定性时,那么此时的宗教观念就是一种自我艺术的东西。如佛教的成千上万的塑像便是自我艺术的体现。因此严格地说来佛教只是一种自我艺术的宗教。但是这种宗教如果不能上升到理性来认识,即不能超脱有限性进入无限性的话,那么这种宗教就会陷入抽象的否定性之中,永远深入自身确信从而产生怀疑、造成二律背反。从而坠入二元论之中或多元论的泥坑中。并转化为单纯的恶的观念。于是内心则构成主观意向的艺术性的那种形象崇拜。假如人类的意识与自我是辩证地统一的,就是说人类的意识已经通过反思而扬弃了有限性,便自身上升为具有无限性的人类时,那么宗教成为一种抽象观念就会转化为一种理性意识的宗教——即天启的宗教了。在这里只要人类的思维达到理性的意识性时,真理性的“安拉”的宗教——伊斯兰教就被启示了、出现了。当人类思维转化为主观精神的理性时,那么宗教意识作为主观精神性转化为被感性直观到的客观精神的社会现实性的那种无限的伦理运动,这种纯粹知识的无限运动就是真理本身。这就是精神实体的理性,它的本质则是它的无限的现实性,这里是说所谓存在乃是潜在着的思维的存在。而思维则是对存在的思维或反思,要知道所有世界上事物只有提高不到理性的事物,却没有脱离事物的理性,换句话说:只有提高不到概念的事物,却没有脱离事物的概念,万事万物均无例外。我们主观精神作为纯理性,只是世界的内在必然性,也就是世界的唯一共性。这种共性作为一种反思规定性,它体现在自然界中就是数理化作为事物内在概念的科学性。从而共性体形在生命中,则是一种感性直觉意识性或叫做思维与存在潜在同一性。只有当理性体现在人类自身中,于是人类就会由意识这个共性发展为自我意识这个个性了。从而又思辩地使两者进行统一,即思维与存在重建自身同一,于是就构成人类的内在理性,就是主观精神性,这种内在理性的外在化就是为主观精神所识见了的社会客观伦理化,就是作为社会细胞的家庭、社会、宗教、国家意识形态的那种观念反映。因此在自然界中理性是通过物理表现出来的。那就是概念的三性,即“普遍”、“特殊”、“个体”。就是说理性在自然界的本质是概念。但是在人类社会中理性是通过人类的三性思维表现出来的,即“意识”、“自我”、“理性”。所以人类必然要作为三性思维统一了的那种理性思维去认识作为三性潜在于其中的那个自然界,最后取得自然界的物理性与人类理性的重合或统一,这叫做主客观重建自身重一。伊斯兰教哲学把这种统一或重合叫做“体一”,这是一种很有价值的意义观念。或者叫做思与所思的统一。接着构成以理性为内容以概念为形式的那种纯粹知识自身,这就是精神实体展开它的一分为二的最高分裂。然后进入逻辑范畴运动,自然界领域的物质运动,人类精神的意识运动。这就是“思维”与“存在”这两个属性在逻辑世界、自然世界、人类世界中进行分化、判断、推论及其统一运动的全过程。这种高度的自身分裂乃是最高实体或最高实在作为绝对的品格而分化为思维与存在的两大德性,然后直到人类的出现,从而通过人类的产生于是就由这种高度的分裂而进入重建自身同一的最高统一领域之中,这种思维与存在的高度统一是凭借人类的高尚的理性意识来完成的,而不凭借下意识。那就是人类的主观精神——理性。因为人类就是重建自身同一的观念性的象征。当人类的精神意识达到这种理性意识的境界时,于是宗教作为一种理性的抽象内容的观念形态,它只作为一种完整的“全称”存在于人类的思想中,一切宗教应属于什么品格已明白启示出来。其实宗教只是一种人类在最高实在的启示下,在思维与存在的分裂、差异、对立、矛盾统一的全过程中隐晦地采取了那种通过即是自在的又是自为的,从而又是自在自为的意识手段对自身分裂又重建自身同一的那种最高真理性精神谱系的全过程作出具有系列的,但还缺乏概念的认识性罢了。“安拉”作为最高实在主宰一切。于是我们将把这种宗教观念理解为与宇宙间一切艺术美的统一,从而这种呈现在人类精神意识面前的那种的思辩思维的观念就是哲学。
最后编辑纳赛尔余达 最后编辑于 2014-07-24 06:16:34
纳赛尔余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