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处位置 --> 资料检索 --> 管窥信仰 --> 宗教研究

更新时间:2006-7-19 17:22:06  

阿姆斯壮在开罗的演讲
水手/编译
清真书话(总第四期),2006.3
[关键词] 伊斯兰与基督教
     

      从2005年12月11日到15日,开罗美国大学邀请了著名的作家、学者、并且曾当过修女的凯伦·阿姆斯壮,她给听众带来了连续四场演讲,前来参加的人出乎意料的多。每一场演讲涉及到不同的主题:《轴心时代:纪元前第一个千年》(The Axial Age: The First Millennium BCE),《西方伊斯兰的未来》(The Future of Islam in the West),《基督教原教旨主义在美国》(Christian Fundamentalism in the United States),《神的历史:一神论的共同脉路》(History of God: Common Threads of Monotheism)。他的演讲通俗易懂,语言清晰,意义深远,折射着对宗教真理的终生体验和真挚寻求。从她17岁当修女,便踏上了寻求宗教生活的道路。几年后,她离开了修道院和她所信仰的神,想通过研究宗教历史重新获得对神的一种 “感觉”。此后,她陆续写出一些书籍,其中包括《神的历史》、《为神而战》、《穆罕默德:一个先知的传记》等畅销书,以及最近她的自传《螺旋楼梯》(The Spiraling Staircase)。她的演讲论述的是广义上的宗教信仰,并在流行媒体上屡屡出现。
      阿姆斯壮的通篇演讲都在试图在不同的信仰之间创造更深刻的理解。她最大限度地阐述同情的概念。她所指的同情不是“可怜他人”,而是指它的希腊语原本含义,即“与他人同感”。同情意味着“忘却自己的心灵,而体会别人的内心世界,”这样“你会看到自己的深刻,会得知什么使你痛苦,继而拒绝把这种痛苦再带给别人。”同情意味着最终意义上的做人准则:“你希望别人如何对待你,那你就如何对待别人”(圣经 6:31)。令阿姆斯壮哀叹的是,同情一词的这些深刻意义却被次要的意义所代替,次要意义阻止“同情”一词成为自我净化、自我完善的内在含义。她提到了自己曾经当修女的经历,“很长时间里想通过爬在地上亲吻人们的脚来摆脱自我”,在她看来这是一种通过羞辱自我来完善自我的方式。
      阿姆斯壮认为所有伟大宗教都在教导同情的真正含义。同情就是要减少自我主义,减少真正引起暴力的自我主义。所有圣贤的教导都是通过塑造人格来改善人性,阻止各种自我的互相冲突。阿姆斯壮恳求道,人类可以更加和平地共存!这在个人意义上以及全世界意义上都是正确的。不管是同一街道的邻居,还是同一世界上的邻国,这个原理都起作用。我们处于世界被前所未有地紧紧相连的一个时代,这个时代里,非洲经济的消沉会立即引起其他地方经济的共振,同样地,阿富汗遭遇的不公正会在华盛顿引起回响。因而和平共存这个原理对邻国显得更加至关重要。
      同情最终意味着了解别人,了解什么会带给他们伤害,又是什么会带给他们欢乐。阿姆斯壮正是从这种观点出发来感受和解释不同的宗教。在她关于西方对伊斯兰的理解方式的讨论中,阿姆斯壮辩解道,最早把伊斯兰形容成“一手持弯刀,一手持《古兰》”的宗教恰恰是在十字军东征时期,而当时西方自己本身就是侵略者。伊斯兰被勾画成“发展中的西方的自身阴影”。这不过是西方下意识中坚持着的一种幻想,需要做大量努力去“拆散”它。
      阿姆斯壮同时也强调了文明冲突和政治争论之间的区别。他引述了穆罕默德·阿布笃的一句:“在巴黎,我能看见伊斯兰却看不见穆斯林;在开罗,我能看见穆斯林却看不见伊斯兰。”。穆罕默德·阿布笃虽然憎恨英国对埃及的占领,但对本国内的欧洲人情有同感。穆罕默德·阿布笃并没有盲目地接受政治的差别意味着彻底的文明冲突这一观念。这也正是阿姆斯壮从本质上想告诉我们的——邀请我们看看西方和基督徒的另一面,就像不断地邀请西方看看伊斯兰和其它宗教的另一面。
      在把伊斯兰跟恐怖主义相提并论的指控中,她为伊斯兰进行辩护。她说美国是一个信仰者众多的国家,她鼓励她的埃及听众把美国人看作是同样有信仰的人,从而去寻找彼此的共同基础,而不是仅仅把他们看作是彻底的无神论者。她继续解释道,虽然欧洲人对政治有着成熟老练的理解,但一谈到宗教就变得很“愚钝”。 她的目标之一就是对西方有一个更敏锐的映像:“需要重塑西方,它并不是我们常常想象中的单调环境”。尽管媒体图片反映出的阿布加里布监狱严刑拷打和伊拉克的人质杀害事件加剧着对双方的单一而老套的映像,但我们还是需要对文明有一个更加复杂和现实的理解。
      可以说,凯伦·阿姆斯壮的演讲是一种安慰,也是一种暗示。原本我以为关于伊斯兰和穆斯林的美好事物已经离去,可现在却相反,我对“东方与西方”的关系具有了一种更加深刻复杂的理解。她的演讲再次提醒我:并非所有事情是绝对的黑白分明,超乎想象的阴暗面形成了中间的灰色地带。
      作者:萨拉·夏丽芙: 开罗美国大学, 获伊斯兰艺术与建筑专业硕士学位。
     

共有 3466 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您可能会感兴趣的书籍
·马驁/著.伊斯兰认识论---度与衡视角.朝晖出版社,2014
·刘曙雄.南亚伊斯兰现代进程.北京大学出版社,2014
·马万学 (编者), 王德才 (编者), 赛强 (编者).吉林省伊斯兰教新.宗教文化,2013
·丁明俊.西北伊斯兰教社会组织形态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3
·萨利哈·欧赛敏/著 阿丹/译.伊斯兰觉醒-----标准与指导.朝晖出版社,2013
·勉维霖/著.宁夏伊斯兰教派概要.宁夏人民出版社,1981
同类文献
[1] 阿里.先知穆圣给基督教会的信 .伊光,2006
[2] 叶舒宪.西方文明的东方源头.,2004
[3] Pro Islam.伊斯兰教的真相.人文哲学论坛 http://pub46.bravenet.com,2004
[4] 温北炎.印尼伊斯兰教与基督教冲突的根源.东南亚研究,2001
[5] 毕会成.此消彼长:伊斯兰与基督教文明间的互动.历史教学,2002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缘起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English |
中文伊斯兰学术城: Copyright @2002-2003 www.islam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边缘山人工作室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