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处位置 --> 资料检索 --> 管窥信仰 --> 经训研究

更新时间:2007-5-18 18:03:41  

伊斯兰文化的重要文献——《布哈里圣训实录全集》
丁俊
伊光网站,2007.0518
[关键词] 圣训  布哈里圣训  汉译圣训
      来源:伊光论坛 → 共同关注 → 『伊光观察』
      http://www.norislam.com/bbs/dispbbs.asp?boardID=42&ID=37852&page=1

      一、圣训简介

      圣训是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公元570~632)的言行记录,同时,他所赞许和默认之事,也包括在圣训之列。在伊斯兰教经典中,圣训的地位仅次于《古兰经》,在伊斯兰四大立法依据中位居第二,四大立法依据即:《古兰经》、圣训、公议、类比。圣训实际上是对《古兰经》根本大纲和原则精神的具体阐释,其内容十分广泛,对伊斯兰教教义教律及穆斯林待人接物、饮食起居等方方面面都有详尽、具体的说明。穆斯林学者传统上一般将圣训的内容分为四大类:第一类叫“伊巴达特”(’Ibadat),是有关宗教信仰和功修方面的内容;第二类叫“穆阿麦拉特”(Mu’amalat),是有关人际交往和社会关系方面的内容;第三类叫“艾赫拉格”(Akhlaq),是关于伦理道德方面的内容;第四类叫“麦尔里夫”(Ma’rifah),是有关文化教育方面的内容。
      从形式上看,圣训长短不一,长者洋洋千言,短者寥寥数语,或陈述,或问答。记录在册的每一段圣训都包括传述世系(Isnad)和正文(Matn)两部分,正文即圣训所讲述的内容,传述世系是该段圣训的一系列传述人。圣训传述人都是圣门弟子和再传弟子,他们有的传述的圣训很多,有的所传的圣训则比较少。例如经常在穆圣身边搞服务工作的艾布•胡莱勒(601~678)传述的圣训就多达5374段,圣妻阿依莎(613~678)所传述的圣训有2210段。圣门弟子共约11万人,加上再传弟子,人数就更多了,因此所传圣训的数量是非常庞大的,例如艾哈曼德•罕百里(780~855)收集到的圣训就多达75万段。
      圣训作为伊斯兰教仅次于《古兰经》基本经典,是伊斯兰教的基本立法渊源,因此,它在宗教学上的价值和意义是不言而喻的。伊斯兰教教义学、教法学、经注学等诸宗教学科无不受惠于圣训及圣训学。同时,圣训还具有重要的史学价值和语言文学价值。圣训忠实地记录了先知穆罕默德传播伊斯兰教的23年期间发生的各种大大小小的历史事件及相关人物和地点等,真实地反映了当时阿拉伯半岛的宗教、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因此,是研究先知穆罕默德的生平事迹以及阿拉伯半岛历史文化的珍贵史料。先知穆罕默德以言辞精美著称,因而圣训的语言表达生动精炼,风格明快,言简意赅,富于哲理,是阿拉伯散文的精品,具有很高的文学价值,历来是学习和研究阿拉伯语言文学的模板。不少圣训成为人们长期喜闻乐见的格言警句,千百年来被广泛传诵。
      概言之,圣训是阿拉伯—伊斯兰文化史上除了《古兰经》之外最为重要的思想源泉,在阿拉伯—伊斯兰文化史上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产生了异常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关于圣训的记录,大体上经历了三个时期。
      一是禁记时期,即希吉莱1世纪(公元7世纪前后),也就是穆圣在世及去世后的这段时间。禁记的原因是穆圣曾明令禁记圣训,以免与正在记录过程中的《古兰经》文相混淆。另外,绝大多数圣门弟子实际上都是不懂书写的人,因此,这一时期,虽然偶有一些圣训被零星记录下来,但在这时期,大量的圣训都是由圣门弟子和再传弟子口耳相传、背记在心的。
      二是开禁搜录时期,即希吉莱历2世纪(公元8世纪前后)。这一时期,随着伊斯兰教传播范围的日益广远,以及伊斯兰疆域的不断扩展,熟记圣训的圣门弟子分赴各地,事务繁忙,不少圣门弟子在征战中牺牲或因年迈亡故,大量圣训面临失传的危险,再加上穆斯林社会开始出现政治和宗教派别,伪圣训也开始出现。因此,搜集整理、考证记录圣训就成为十分迫切的重要事宜被提上议事日程。希吉莱历99年,哈里发欧默尔•本•阿卜杜•阿齐兹首次下令记录圣训,这样,圣训的搜集、记录工作才算正式开展起来,各地学者纷纷开始以搜求圣训为主要目的学术旅行,负笈千里,不辞辛劳,搜录圣训的学术活动一时间蔚然成风,在麦地那、麦加、巴士拉、库法等大都市以及也门、沙姆(今叙利亚一带)、呼罗珊(今伊朗、阿富汗及中亚一带)等地区都有人专门搜录圣训。这一时期记录圣训的一个主要特点是有闻必录,鲜有认真细致的考证,故不免有鱼目混珠的情况。这一时期编录的圣训集最有名的有马立克(715~795)的《穆宛塔圣训集》、艾布•哈尼法(700~767)的弟子编录的《艾布•哈尼法圣训集》、艾哈曼德•罕百里(780~855)编录的《艾哈曼德•穆斯奈德圣训集》等。
      三是辑录考证时期,即希吉莱历3世纪(公元9世纪前后)。这一时期,学者们在搜集圣训的同时,开始做全面细致的考证、甄别工作,并分门别类地加以记录,圣训学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也在这时期应运而生,而且成为十分热门的学问,涌现出了一大批著名的圣训学家,其中首屈一指的当推布哈里(810~870)和穆斯林(821~874)两位圣训学大师。
      圣训学作为伊斯兰宗教学科体系中的一门基本学科,是以圣训为研究对象的一门学科。其研究范围非常广泛,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1、研究圣训作为伊斯兰教第二大立法源泉和依据所具有的法律地位。例如,研究圣训对《古兰经》精神的具体阐释,圣训在教法创制中的作用,在司法裁判中的法律效力,等等。
      2、研究圣训传述人的详细生平。例如,考察和研究传述人的生卒日期和地点,传述人的民族、身份、品格及其履历等。
      3、从不同的角度对圣训进行细致的分类和分级。例如从圣训传述世系的角度对圣训进行划分,分为众传圣训、单传圣训,等等;又将真实可靠的圣训分为七级,第一级是布哈里和穆斯林两大圣训学家共录的圣训,第二级是布哈里独家辑录的圣训,第三级是穆斯林独家辑录的圣训,第四级是其它人按照布哈里和穆斯林的条件辑录的圣训,第五级是其它人按布哈里的条件辑录的圣训,第六级是其它人按穆斯林的条件辑录的圣训,第七级即最末一级是权威圣训学家公认的圣训,从圣训级别的划分可以看出布哈里选录的圣训享有极高的权威性。
      4、考证和鉴别圣训的真伪。例如,从圣训正文和传述世系等各方面对圣训真伪及其可靠程度予以考察研究,甄别出圣训的真伪,进一步分辨出正确的圣训、羸弱的圣训、伪造的圣训,等等。
      5、研究编录圣训的原则与方法。例如,或按圣训的内容编排,或按传述人的姓名编排,或按某种时间顺序编排(如传述人信教时间),或按字母的顺序(如圣训正文第一个字母)编排,等等。
      6、规定圣训学的具体术语及研究圣训者应该具备的条件等。例如,将传述世系上溯到一位圣门弟子的圣训称为“麦尔夫尔”(Marfu’)的圣训,将传述世系中漏掉第一代圣门弟子的圣训称为“穆尔赛勒”(Mursal)的圣训,等等,这类术语多达上百种;要求圣训的研究者必须坚持客观公正的立场,严谨治学,精通阿拉伯语,具备信仰学、教法学、古兰学、历史学等学科的学术素养,等等。
      众多圣训学家在圣训的搜集、整理、考证、甄别及对传述人的考察研究方面,做了浩繁细致的工作,编辑出了许多圣训集,最著名的六大部圣训集都出自这一时期,即:布哈里(810~870)的《布哈里圣训实录》、穆斯林(821~874)的《穆斯林圣训实录》、艾布•达吾德(817~889)的《艾布•达吾德圣训集》、提尔密济(824~892)的《提尔密济圣训集》、伊本•马哲(824~887)的《伊本•马哲圣训集》、奈萨仪(839~915)的《奈萨仪圣训集》。各圣训集收录的圣训多寡不等,少则数百段,多则上万段,例如《穆宛塔圣训集》收有500段圣训,《穆斯林圣训实录》收有12000段圣训。
      这些圣训集所收录的圣训,都是编录者从数十万段中认真考证、精心筛选出来的,例如艾哈曼德•罕百里选自75万段,布哈里选自60万段,艾布•达吾德选自50万段,穆斯林选自30万段。有的圣训被好几家共录,有的则为一家独录。由布哈里和穆斯林两大圣训学家共录的圣训,圣训学上称为“穆塔法格”(Muttfaq)的圣训,是第一级别的圣训,最具权威性。
      上述六大部圣训集加上《穆宛塔圣训集》、《艾布•哈尼法圣训集》、《艾哈曼德•穆斯奈德圣训集》三部,被公认是最有名的九大部圣训集。而在这九大部圣训集中,《布哈里圣训实录》因其考证工作的细致、选录条件的严格以及编排体系的严密而倍受学界推崇,是享誉最广和最具权威的圣训集,其编纂者布哈里也因这部巨著而成为圣训学的泰斗,名垂青史。

      二、布哈里生平事略

      布哈里于希吉莱历194年(公元810年)10月13日(星期五聚礼日)出生在中亚文化古都布哈拉(今乌兹别克斯坦境内),他的全名是穆罕默德•本•伊斯玛仪•本•伊布拉欣•本•穆厄伊尔•本•白尔迪兹拜•嘉尔菲(Muhammad ibn Isma’il ibn Ibrahim ibn Al-mughair ibn Bardizbah Al-ja’fi),别名艾布•阿卜杜拉(Abu‘Abdullah),人们习惯称他为“布哈里”(Al-bukhari),即“布哈拉人”的意思,因为他出生在布哈拉。“白尔迪兹拜”在波斯语中是“农夫”的意思,因此,史学家们认为,布哈里的祖上为中亚农家。布哈里的曾祖父穆厄伊尔在当时布哈拉总督亚玛尼•嘉尔菲(Al-yaman Al-Ja’fi)手下归信了伊斯兰教,来到布哈拉定居,故其姓氏归属于“嘉尔菲”。布哈里的父亲伊斯玛仪是当时一位很有学识的圣训学家,曾师丛著名圣训学家马立克等人学习过圣训。不过布哈里并没有得益于父亲的学问,因为就在布哈里很幼小的时候,父亲便去世了,布哈里是在母亲的照料下长大的。
      布哈里幼时一度患上眼病,几乎双目失明。他的母亲异常痛苦,却无能为力,只能无数次地祈祷真主。后来布哈里的双眼竟奇迹般地复明,母亲便送他到当地小学堂学习。布哈里天资聪明,勤奋好学,10岁左右就能背诵全部《古兰经》和大量圣训,显露出超群出众的才华。布哈里虽未能受教于父亲,但父亲留下一份相当可观的遗产却使他受益匪浅,使他在今后的岁月里拥有足够的川资负笈求学,周游四方。16岁那年,即希吉莱历210年,布哈里随同母亲和哥哥艾哈曼德前往麦加朝觐,这是布哈里第一次出门远行。朝觐结束后,母亲与哥哥返回故乡,青年布哈里则留在圣地求学。布哈里十分珍惜在圣地的时光,寻名师,访益友,记笔记,背圣训,孜孜不倦地学习,为他一生的学术成就,特别是在圣训学领域的成就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也就在这个时期,布哈里开始著书立说了。布哈里回忆说:“我18岁的时候,在麦地那先知的陵旁,在夜晚皎洁的月光下,写成了《圣门弟子和再传弟子的教法判例》和《历史大集》。” 《历史大集》是一部历史人物的传纪性著作,收录了许多著名历史人物。研究和考察历史人物,特别是圣训传述人的生平,是圣训研究的基本功之一。
      此后,布哈里开始四处游学,不辞辛劳,如饥似渴地搜集圣训。他到过撒马尔罕、巴尔赫(呼罗珊地区名城,在今阿富汗境内)、木鹿(呼罗珊地区名城,在今阿富汗境内)、内沙布尔(呼罗珊地区名城,在今伊朗境内)、雷伊(在今伊朗首都德黑兰附近,为历史文化名城)、巴格达、巴士拉、库法(在今伊拉克境内)、麦加、麦地那、瓦西特(在今伊拉克境内,位于巴士拉和库法之间)、埃及、大马士革、开塞利、阿斯凯隆(在今巴勒斯坦,滨临地中海)、霍姆斯(在今叙利亚境内)等许多地方。从阿拉伯半岛到两河流域,从北非洲到中亚、西亚,到处都留下了布哈里的足迹。布哈里回忆说:“我到过沙姆、埃及;两次到过美索不达米亚 ,四次到过巴士拉;留驻希贾兹六年;我与圣训学家们一起到过库法和巴格达的次数之多,连我自己也记不清了。” 布哈里师从许多圣训学家,同时也为许多弟子传授所学,可谓先生众多,弟子无数。布哈里回忆说:“我从1080位先生处听录了圣训,他们都是圣训学的大学者。” 这些人大都是当时有名的圣训学家,其中还有圣门再传弟子及三传弟子。仅《圣训实录》收入的有名有姓的先生就有289位 ,至于听过布哈里授课的人就更是不计其数了。布哈里成名后,每到一处,都备受欢迎。他一设帐讲学,人们便蜂拥而来,听他授课。先后听过布哈里授课的人多达九万人 !其中一些人后来都成为很有造诣的大学者,如著名圣训学大师穆斯林、奈萨仪、提尔密济等。
      希吉莱历250年,布哈里到了内沙布尔。圣训学大师穆斯林在谈到当时布哈里受到的欢迎盛况时说:“当穆罕默德•本•伊斯玛仪来到内沙布尔时,内沙布尔人热烈地迎接了他。我不曾见过任何一位总督或学者受到过如此隆重的接待。” 布哈里在内沙布尔住下,设帐讲学,人们纷纷前来听讲,讲堂的庭院常被挤满,有时甚至连房顶上都是人。不久,布哈里因思念故乡而回到布哈拉。故乡的人们同样热情地欢迎他,他在清真寺内继续讲学。布哈拉总督哈立德•本•艾哈曼德•祖黑里(Khalid ibn Ahmad Al-zuhli) 因慕其声名和学问,派人来要布哈里带着《圣训实录》及历史著作去给总督的子弟们讲授。布哈里对总督使者说:“你告诉他,我不会让知识受辱,不会带着它低三下四地去进王公权贵的门。如果他需要这些知识,让他到我这里来,到我的家里或清真寺里来。”“如果这不能使他满意的话,那么,他有权有势,让他阻止我的讲座吧,以便在后世的日子,在真主那里我也有理由说我并没有隐匿知识!” 布哈里没有卑躬屈膝、摧眉折腰地去事权贵,而是捍卫了知识和学者的尊严,体现了一代大师的高贵品格和凛然气节。就这样,布哈里激怒了总督大人,再加上他涉嫌《古兰经》受造问题的争论,被迫又一次离开故乡,应邀前往撒马尔罕。在抵达撒马尔罕附近的小镇哈尔旦克(Hartank)时,因欲看望小镇亲戚,又听说撒马尔罕有一些人不欢迎他,他便在此镇住了下来。不久便身染重病,他自己也感到不久于人世,便时常彻夜祈祷。不到一个月,撒马尔罕又派人来接他,他答应出发,穿上靴子,缠好头巾后,朝着座骑走了二十几步,这时他说:“请扶我回去,我不行了!”于是人们扶他回到屋里,他祈祷很长时间后躺下来,大汗淋漓,不多时,便溘然长逝了,时在希吉莱历256年开斋节之夜,享年62岁(差13天) 。
      布哈里长途跋涉,行路逾万里,问师越千名,历时16载,搜录圣训多达60万段,又去伪存真,分门别类,终于编著成了《布哈里圣训实录》,成为圣训学的一代宗师。布哈里终生未娶,把一生的精力全部奉献给了圣训学事业,他没有留下子嗣后代,却有数以万计的弟子,他身后没有房舍财产,却留下了丰富而珍贵的文化遗产。他的著作多达几十种,除代表作《圣训实录》外,有名的著作还有:
      1.《独有礼节》(Al-adab Al-mufurad);
      2.《拜中抬两手的问题》(Rafa’ Al-yadain Fi Al-salah);
      3.《在领拜者之后颂读天经的问题》(Al-girat Khalif Al-imam);
      4.《敬孝父母》(Bir Al-walidain);
      5.《历史大集》(Al-tarikh Al-kabir);
      6.《历史中集》(At-tarikh Al-aust);
      7.《历史小集》(At-tarikh As-saghir);
      8.《圣门弟子及再传弟子的教法判例》(Gadzaya As-sahabah Wo At-tabi’n);
      9.《人类行为的受造问题》(Khalig Afa’l Al-ibad);
      10.《大全》(Al-jami’ Al-kabir);
      11.《世系大全》(Al-musnad Al-kabir);
      12.《经注大全》(At-tafsir Al-kabir);
      13.《畅饮书》(Kitab Al-ashribah);
      14.《馈赠书》(Kitab Al-hibah);
      15.《弱者书》(Kitab Al-duafai);
      16.《圣门弟子名录》(Asamiya As-sahabah);
      17.《曼布苏托书》(Kitab Al-mabsut);
      18.《诟病书》(Kitab Al-ilal);
      19.《称谓书》(Kitab Al-kuniya);
      20.《裨益书》(Kitab Al-fawaid)。
      这些著作大都论述圣训学的有关问题,也有一些是关于教义学、《古兰经》注学、教法学等方面的论著。布哈里不仅是一位杰出的圣训学家,而且在其它学术领域,也颇有造诣,特别是在教法学方面,更有不凡的建树,独到的见解。例如,布哈里认为,因健康不佳而不敢用冷水洗大净者可以土净代之;穿鞋礼拜无妨;当开斋节或宰牲节与聚礼日在同一天时,礼过节日会礼拜后可不必再礼聚礼拜;可以背谈坏人的恶行;可以给犹太教徒或基督教徒教授《古兰经》,等等。整部《圣训实录》实际上是严格按照教法内容分类编排的,充分显示出布哈里深厚的教法学素养及其在教法学领域的独到见解。
      布哈里不仅有渊博的学识,宏富的著作,而且有高尚的品格,坚强的意志。他不为名利,但求真理,一生为了追求知识,大部分时间都颠波在旅途中,过着清贫艰苦的生活,有时甚至忍饥挨饿,风餐露宿。布哈里慷慨大方,从不吝啬贪财,父亲遗留的可观资产,他除了用作负笈求学的费用外,便用于救济穷人。布哈里信仰虔诚,为人忠诚。有一次,他应邀到一处花园,在领人们礼完拜后,他又独自礼副功拜,礼毕后,他迅速掀起衣襟,对旁边的人说:“你瞧我的衣服里面有什么东西?”那人一看,大吃一惊,原来是一只马蜂,在他身上螫了十七处之多!人们问他为什么早些不管呢?他说:“当时我正在拜中颂读一章经文,我希望一口气把它念完。”还有一次,布哈里在一座清真寺里讲学,听众中有人发现他的胡须上有尘粒,便起身替他抖落在地上,布哈里朝地上看了看,又把它拣起来,藏在袖筒中,等讲完后走出清真寺,才把它扔掉了。布哈里爱护清真寺的卫生就像爱护自己胡须的卫生一样 。通过这些微小的生活细节,可以见出布哈里人品和修养之一斑。
      布哈里非凡的学术成就以及他优秀的品格,赢得了同代及后人极高的赞誉和敬仰。古太白•本•赛义德说:“我不曾见到过象穆罕默德•本•伊斯玛仪(即布哈里)一样的人,他在他的时代就如同欧默尔在圣门弟子中一样。”伊玛目罕百里说:“整个呼罗珊地区从未出过象穆罕默德•本•伊斯玛仪一样的人。”穆罕默德•本•白沙尔说:“他是我们时代最精通教法的人。”胡赛尼•本•哈里斯说:“我不曾见过像穆罕默德•本•伊斯玛仪的人,他简直就是专为圣训而被造化的人。”阿卜杜拉•本•阿卜杜拉哈曼说:“我见到过两圣地、希贾兹、沙姆以及伊拉克的许多学者,他们中没有比穆罕默德•本•伊斯玛仪更博学的人。”艾布•赛哈里•曼哈穆迪说:“我到过巴士拉、沙姆、希贾兹和库法,见到那里的学者,他们都对穆罕默德•本•伊斯玛仪夸赞不已,都认为他超过了他们自己。”圣训学大师穆斯林说:“我证实世界上绝没有与你相提并论的人了。”叶和雅•本•嘉尔法说:“如能将我的寿命增加在穆罕默德•本•伊斯玛仪的寿命上,那么,我会这样做的,因为我的死亡只是一个人的死亡,而穆罕默德•本•伊斯玛仪的去世则是知识的消失!”
      这些都是与布哈里同时代的学者们对他的评价和称赞,他们都对布哈里很了解,与他交往过,了解他的为人和学术成就。至于后世对他的赞誉更是多不胜举了,无怪乎《布哈里圣训实录》的大注释家伊本•哈杰尔说:“要是给后人打开夸赞布哈里的大门,那么,纸张会被写完,生命会被耗尽,而布哈里仿佛是无边无际的大海!” 的确,千百年来,人们对布哈里的赞誉和敬慕从未间断,直到今天,布哈里的名字,在整个穆斯林世界,依然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

     
      三、《布哈里圣训实录》

      《布哈里圣训实录》是布哈里收录编纂的圣训集的简称,原书全名为《真主的使者——求真主赐福于他——的言行及其生平事迹实录大全》(Al-jami’ As-sahih Al-musnad Min Hadith Rasul Allah Salla Allah A’lih Wo Salam Wo Sunanih Wo Ayamih)。前面已经提到,布哈里为编纂这部巨著付出了异常艰辛的劳动,他从希吉莱历216年开始着手辑录,至233年始告完成,历时整整16年,期间,他一面不辞劳苦,不停地奔波于各地,寻访名师,搜录圣训,一面又对收录的圣训做异常细致的考证工作,认真考察每位圣训传述人的历史及其为人,探究圣训的来源,甄别真伪,去伪存真,然后又根据教法内容,分门别类,编辑成册。作者自己说:“我从60万段圣训中选编了《圣训实录》,花了16年时间,我要使它成为我与真主之间的见证。在写入每一段圣训之前,我都要洗一次大净,礼两番拜,祈求真主。” 足见其收编圣训时的严肃认真精神。布哈里为自己收编的圣训规定了十分严格的标准,圣训学家们称之为“布哈里条件”,这些条件的主要内容有:1、圣训的传述世系必须上溯到一位著名的圣门弟子;2、传述世系必须连续不断;3、传述者和受传者必须相互晤面;4、传述者必须是穆斯林,而且必须忠实可靠,品德公正,理智健全,信仰正确。根据这些标准,布哈里对他所收录的多达60万段的圣训进行了认真仔细的考证甄别,对所有传述人都进行了全面细致的考察研究,从而筛选出正确可靠的圣训,编纂成《圣训实录》。布哈里说:“不是正确可靠的圣训,我绝未收入《圣训实录》,就连正确的圣训,我也删去了许多,以免太冗长。” 《布哈里圣训实录》共收录圣训7563段 ,其中有一些是内容相似或重复而传述世系不同的圣训。这个数字仅占布哈里实际收集到的圣训的六十分之一弱,由此足见布哈里选录圣训的严格及其工作的艰辛繁重了。可以说,如果没有顽强的毅力和坚定的信念,没有一丝不苟、认真严谨的治学精神,完成这样艰巨的工作是难以想象的。
      对这7千多段圣训,布哈里根据各自包含的教法内容,分门别类地加以汇编,将全书编为97章,每一章又有多寡不同的若干节,共计8933节 ,每节收录若干段圣训,每一章节前还引录与该章节内容相关的《古兰经》经文,以明主旨,有些章节前加有作者简要说明。各章所列节数多寡不等,有的很多,有的则很少,例如第65章“《古兰经》注章”多达379节,而第31章“斋月夜休拜章”则只有1节。各章节所收圣训也多寡不一,有的很多,有的则较少,有个别章节甚至只有章节名称而无圣训,研究家们认为,这是因为布哈里在著书时尚未考证出适合于放入其中的可靠圣训,因而只好空着。这就是《布哈里圣训实录》全书的大致体例。这里不妨引录全集97章的章名及各章所包括的节数,以便由此窥知《圣训实录》全集内容之一斑及篇幅之宏大:
      1.天启之开始章(6); 2.信仰章(42);
      3.知识章(53); 4.小净章(75);
      5.大净章(29); 6.月经章(30);
      7.土净章(9); 8.礼拜章(109);
      9.礼拜时间章(41); 10.唤礼章(166);
      11.聚礼章(41); 12.恐惧拜章(6);
      13.两会礼章(26); 14.威特尔拜章(7);
      15.祈雨拜章(29); 16.日食章(19);
      17.读《古兰经》时叩首章(12); 18.缩短拜功章(20)
      19.夜功拜章(37); 20.在麦加和麦地那两禁寺礼拜之贵章(6);
      21.拜中动作章(18); 22.补错之叩首章(9);
      23.殡礼章(98); 24.天课章(78);
      25.朝觐章(151); 26.副朝章(20);
      27.禁阻章(10); 28.狩猎之罚赎章(27);
      29.麦地那之尊贵章(12); 30.斋戒章(69);
      31.斋月夜休拜章(1); 32.盖德尔夜之贵章(5);
      33.坐静章(19); 34.买卖章(113);
      35.租赁章(8); 36.先买权章(113);
      37.雇佣章(22); 38.转帐章(3);
      39.担保章(5); 40.委托章(16);
      41.农耕章(21); 42.饮水章(17);
      43.借贷章(20); 44.诉讼章(10);
      45.遗失物章(12); 46.亏枉怨恨章(35);
      47.合伙章(16); 48.典当章(6);
      49.释奴章(20); 50.契约章(5);
      51.馈赠章(37); 52.作证章(30);
      53.和约章(14); 54.条件章(19);
      55.遗嘱章(36); 56.圣战及先知生平章(199);
      57.五分之一制章(20; 58.赋税章(22);
      59.造化之始章(17); 60.列圣章(54);
      61.美德章(28); 62.圣门第子之尊贵章(30);
      63.辅士之功绩章(53); 64.战役章(89);
      65.《古兰经》注章(379); 66.《古兰经》之尊贵章(37);
      67.婚姻章(125); 68.离婚章(53);
      69.赡养章16); 70.食物章(59);
      71.婴儿出生后之礼仪章(4); 72.宰牲与狩猎章(38);
      73.祭献章(16); 74.饮料章(31);
      75.疾病章(22); 76.医药章(58);
      77.服饰章(103); 78.礼节章(128);
      79.请求许可章(53); 80.祈祷章(69);
      81.慈爱章(53); 82.前定章(16);
      83.发誓与许愿章(33); 84.誓约之罚赎章(10);
      85.遗产继承章(31); 86.刑法章(46);
      87.血金章(32); 88.叛教者的忏悔及对他们的讨伐章(9);
      89.强迫章(7); 90.计谋章(15);
      91.圆梦章(48); 92.灾难章(28);
      93.律例章(53); 94.愿望章(9);
      95.单传讯息章(6); 96.坚持经训章(28);
      97.认主独一章(58) 。
      由上列各章章名可以窥知,《布哈里圣训实录》的内容是非常广泛的。穆斯林宗教生活和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大到天地造化、民族兴亡,小到饮食起居、待人接物,可谓无所不包,无所不及,长则洋洋千言,滔滔不绝,短则寥寥数语,言简意深;或独自陈述,或有问有答;内容丰富,风格多样。这里试举几例:
      第二章:信仰章
      第三十九节:为其宗教而求清白者之尊贵
      第52段圣训:据艾布•努埃米传自赞克忍耶,赞克忍耶传自阿米尔,阿米尔说:我听到努尔玛•本•白师尔说:我听到真主的使者——求真主赐福他——说:“合法之事是明确的,非法之事也是明确的,介于二者之间的嫌疑之事,有很多人不知道它。害怕嫌疑的人,为其宗教和荣誉而求清白;涉入嫌疑的人,就象在禁地周围放牧的人,总有闯入禁地的危险。要知道,每一个帝王都有禁地;要知道,真主在其大地上的禁地就是他的戒律;要知道,人身之内有一块肉,它善则全身皆善,它恶则全身皆恶,要知道,它就是心!”
      第七十章:食物章
      第二十一节:先知——求真主赐福他——从不挑剔食物
      第5409段圣训:据穆罕默德•本•卡西尔传自苏福扬,苏福扬传自艾尔曼什,艾尔曼什传自艾布•哈兹姆,艾布•哈兹姆传自艾布•胡莱勒,艾布•胡莱勒说:“先知——求真主赐福他——绝不挑剔食物,他爱吃就吃,不爱吃就放下。”
      第七十八章:礼节章
      第二节:何人最值得善待?
      第5971段圣训:据古太白•本•赛义德传自杰莱勒,杰莱勒传自奥玛尔•本•甘尔嘎尔•本•舒布茹曼,本•舒布茹曼传自艾布•袒茹尔,艾布•袒茹尔传自艾布•胡莱勒,艾布•胡莱勒说:一个人来到真主的使者——求真主赐福他——跟前问道:“真主的使者啊,我最应该善待的人是谁呢?”使者说:“你的母亲!”他又问:“然后是谁呢?”使者说:“你的母亲!!”他又问:“然后是谁呢?”使者说:“你的母亲!!!”他又问:“然后是谁呢?”使者说:“然后是你的父亲!”
      这三段圣训,一段是穆圣的言论,独自讲述;一段是他的行为;另一段是他与别人的问答。第一段圣训的传述人上溯到著名圣门弟子本•白师尔;后两段圣训均传自著名圣门弟子艾布•胡莱勒,他是穆圣的侍从,常在穆圣左右,是圣门弟子中传述圣训最多的人之一,根据圣训学家们的统计,艾布•胡莱勒所传述的圣训多达5374段,收录在包括《布哈里圣训实录》在内的各大圣训集中 。
      圣训学家们认为,有两个原因促使布哈里编著了《圣训实录》。一是布哈里遵从师训。据布哈里自己说:“有一次,我们在伊斯哈格•本•拉哈维先生跟前听课,他说:‘要是你们能将正确的圣训收编成册该多好!’老师的这句话一直铭刻在我的心里,我开始收编正确的圣训了。”另一个原因是布哈里立志为穆圣清除谎言。穆圣去世后,穆斯林社会开始出现政治派别和宗教派别,假借穆圣之名而伪造的圣训不断出现,圣训的纯洁性和权威性受到很大的威胁,布哈里正是为了维护圣训的神圣和权威而发奋著书的。据他自己说:“我梦见了穆圣,我好像站在他身旁,手里拿着一把扇子为他驱赶蚊虫,我就此请人解梦,解梦者告诉我说:你在为穆圣清除谎言。正是这件事促使我编出《圣训实录》。”
      当然,布哈里能够编纂出第一流的圣训集,是有多方面的原因的。首先,布哈里所处的时代,正是伊斯兰文化方兴未艾的时代,形成了诸如麦加、麦地那、库法、巴士拉、巴格达等文化中心,包括圣训学在内的伊斯兰文化诸学科开始兴盛起来,诵现出许许多多的圣训学家、教法学家、文学家、语法学家等等,布哈里乃是许多大圣训学家中的佼佼者。他的成就,有赖于这个时代,有赖于许许多多他的先辈和同辈学者们的成绩。在他之前,就有许多圣训学家出现,也有一些圣训集问世,有名的如马立克的《穆宛塔圣训集》,布哈里很早就熟记在心了。

      其次,就布哈里自身来说,也确实具有完成《圣训实录》这部巨著的条件。他天赋很高,具有惊人的记忆力,这一点在他幼年求学时就充分显露出来,深得老师们的夸赞和同学们的敬佩。布哈里听课不做笔记,先生所讲内容,全部背记在心,同学们以为他偷懒,而当他为记错笔记的同学校正错误时,大家才惊叹不已。有一次,布哈里来到巴格达,那里的圣训学家们决定测试一下大名鼎鼎的布哈里,于是便将一百段圣训的正文与其传述世系张冠李戴,分给十个人,每人十段,然后每个人就其十段圣训向布哈里提问,布哈里没有一一作答,等十个人全部问毕后,他才一一作答,不但说出了正确的一百段圣训,而且还将那些被张冠李戴了的圣训也一并说出,使在座的人们惊叹不已,他们所惊叹的不是布哈里正确无误地说出了正确的圣训,而是还同时说出了那些为考他而被张冠李戴了的圣训。布哈里自己说:“我背记了10万段正确的圣训,背记了20万段不正确的圣训。”[1] 由此足见其记忆力的超人。

      第三,其实布哈里并不仅仅依靠自己的天赋和记忆力,而是十分勤奋好学,善于思考,全身心地投入圣训学的研究中,圣训几乎成为他的生命所在。因此,就连最不起眼、最无关紧要的人名、地名,他或笔录在册,或牢记在心。常在布哈里身边的穆罕默德·本·艾比·哈梯姆说:“艾布·阿卜杜拉(即布哈里)曾与我一起出门旅行,我们住在同一间屋里。夜里,他起身十几次,每次都手持火石,打火点灯,然后拿出圣训研究,标上符号,然后才睡。我对他说:‘打火点灯,你都干了,何不叫我呢?’他说:‘你是青年人,我不想打扰你的瞌睡。’”[2]他还说:“我听布哈里说:昨晚,我直到数完收录了多少段圣训后才睡觉,竟有两万段之多!我问他增强记忆有什么灵丹妙药吗?他说:‘我不知道还有比如饥似渴的求知欲和坚持不懈的阅读更有助于记忆的了!’”[3]

      布哈里好学善问,博闻强记,勤奋刻苦,严谨认真,孜孜不倦,坚持不懈,这才使他完成了《圣训实录》这部使他名垂千古的鸿篇巨制,在圣训学领域做出了非凡的成绩,在伊斯兰文化史上建立了不朽的功勋。《布哈里圣训实录》一问世,即得到了学术界的普遍赞扬和充分肯定,学者们一致公认这是最正确、最优秀的一部圣训集,因而广泛传播,产生了十分深远的影响,特别是在圣训学领域,更有重大影响,很多圣训学者都学习布哈里,编纂出著名的圣训集来,虽然无人能够超越布哈里,却都做出了十分卓著的成绩,如穆斯林、奈萨仪等圣训学大师便是,诚如著名圣训学家达鲁·古图尼所说:“倘无布哈里,绝无穆斯林以及其它后来者。”[4]由于《布哈里圣训实录》所具有的权威性,使其成为伊斯兰教最重要的经典之一,也是诸多圣训集中首屈一指的。因此,这部经典历来受到广大穆斯林群众及学术界的高度重视和推崇,赞誉之辞,不绝于史册。著名历史学家宰海比在其《伊斯兰通史》中说:“《布哈里圣训实录》,是仅次于《古兰经》的最神圣、最尊贵的经典。”[5]著名学者伊本·泰米叶说:“除了《古兰经》,再没有比《布哈里圣训实录》和《穆斯林圣训实录》更正确的经典了。”[6] 甚至不少诗人也对此著赋诗予以赞扬,如大诗人乔尔加尼(Al-Jarjani)写道:

      传述世系和正文,皆如群星在闪烁。

     
      穆圣公道凭此立,国人外人尽归依。

     
      追随先知之正道,解惑释疑为指南。

     
      《布哈里圣训实录》,无以夸赞唯金墨。[7]

     
      《布哈里圣训实录》不仅是伊斯兰教最重要、最基本的经典之一,同时也是研究伊斯兰文化、阿拉伯历史及语言文学、穆斯林各民族民俗风情的珍贵资料。世界各地的学者对其进行注释、选录、翻译、研究,使得对《布哈里圣训实录》的研究早已成为一门单独的学科——布哈里学,对其中的圣训、人物、教法律例、学术术语、编排体例、甚至词汇、语法等等都有十分全面细致的专题研究,有关的专著论文不计其数。仅对《实录》的注本就层出不穷,历代不绝,多达131种[8],还有许许多多的选本以及包括法文、英文在内的多种语言的译本。

      这里列举历代最著名的几种注本和选本:

      1.《圣训的旌旗》(Ala‘m As-sunan):注者艾布·苏莱曼·海塔比(卒于希吉莱历308年),共1册,是著名的简注,其后的许多注本多取益于此著。

      2.《布哈里圣训注》(Sharh Al-bukhari):注者哈木德·本·穆罕默德(卒于希吉莱历388年),阿富汗喀布尔人,著名圣训学家,教法学家。

      3.《伊玛目艾比哈桑注》(Sharh Al-imam Abi Al-hasan Ali):注者艾布·哈桑·阿里·本·哈里夫,以伊本·拜塔里著称(卒于希吉莱历444年),马格里布人,马立克学派学者。

      4.《布哈里圣训注》(Sharh Al-bukhari):注者阿里·本·拜塔里·艾布·哈桑(卒于希吉莱历449年),安达卢西亚人,马立克学派学者。

      5.《古尔图比选本》(选编者古尔图比卒于希吉莱历656年)。

      6.《伊玛目脑威注》(Sharh Al-imam Al-nawi):注者艾布·赞克利耶·穆哈伊丁·脑威(卒于希吉莱历676年),沙菲尔学派著名圣训学家。

      7.《布哈里圣训注》(Sharh Al-bukhari):注者穆厄里塔伊·本·格林吉(卒于希吉莱历762年),历史学家,土耳其人,哈奈菲学派学者。

      8.《耀眼的星辰》(Al-kawakib Al-darari):注者舍木苏丁·穆罕默德·凯尔玛尼(卒于希吉莱历786年),希吉莱历775年写成于麦加。伊本·哈杰尔和艾尼两人的注本多取益于此著。

      9.《哈里比选本》(选编者哈里比卒于希吉莱历789年)。

      10.《台里威哈注》(At-talwih):注者阿俩温丁·穆厄里塔伊·本·格林吉(卒于希吉莱历792年)埃及人,哈奈菲学派学者。

      11.《伊玛目什拉吉注》(Sharh Al-imam Al-shirazi):注者伊玛目什拉吉(卒于希吉莱历817年),此注为选注,亦是详注,仅注五功的一部分即多达20册。

      12.《创造主的开拓》(Fath Al-bari):注者伊本·哈杰尔·阿斯格兰尼(卒于希吉莱历852年),沙菲仪学派著名学者。此注本共14巨册,其中一册为《序本——夜行者指南》。作者于希吉莱历817年年初开始作注,至842年7月始告完成,历时25年,完成后,作者仍不断增删完善,直至去世。这是《布哈里圣训实录》众多注本中最优秀、最有影响的注本之一,在开罗、贝鲁特等地多次出版。

      13.《读者之柱》(Amudat Al-qari):注者白德尔丁·曼哈穆迪·艾尼(卒于希吉莱历855年),埃及人,哈奈菲学派学者。此注本共洋洋25册,历时10年著成。

      14.《圣训实录简缩》(At-tajrid As-sarih):注者宰努丁·祖拜迪(卒于希吉莱历893年),完成于希吉莱历889年,在开罗出版。埃及学者阿布杜拉·舍尔格威(1150~1277)又对此注作疏,印度学者哈桑·汗也对此注作疏,名为《创造主的授助》。

      15.《宰比迪选本》(选编者宰比迪卒于希吉莱历893年)。

      16.《〈圣训实录〉的饰带》(At-tawshih A’la Al-Jamia‘ As-sahih):注者哲马伦丁·苏尤特(卒于希吉莱历911年),出版于开罗。阿里·本·苏莱曼又对此注作了摘要,名为《饰带的精华》。

      17.《夜行者的向导》(Irshad As-sari):注者什哈布丁·艾哈曼德·盖斯塔拉尼(卒于希吉莱历922年),埃及人,沙菲尔学派学者。此注实为《创造主的开拓》和《读者之柱》两种注本的综合提要,曾多次出版。

      18.《读者之快捷方式》(Taisir Al-qari):注者努尔·哈克·德黑兰威(卒于希吉莱历1073年),是波斯语注本,出版于印度。

      19.《艾比哈桑批注》(Taliigah Abi Al-hasan):注者穆罕默德·本·阿卜杜里哈迪·努尔丁(卒于希吉莱历1138年),哈奈菲学派学者,以边文形式批注于《圣训实录》上,出版于开罗。

      20.《哈瓦什耶注》(Al-hawashi):注者艾哈曼德·阿里·赛哈尔(卒于希吉莱历1297年)。此注以边文形式出版于印度。

      21.《创造主的丰裕》(Faidu Al-bari):注者穆罕默德·乌努尔(卒于希吉莱历1352年),克什米尔人,圣训学家。此注为其讲稿,由其学生拜德尔·阿林目(卒于希吉莱历1385年)汇集成册,共4巨册,在开罗出版。

      9.《哈里比选本》(选编者哈里比卒于希吉莱历789年)。

     

     
      (未完待续)
      --------------------------------------------------------------------------------

      [1] 同上,第510页,512页。
      [2] 《夜行者指南》第505页。
      [3] 图戈丁·奈德维:《伊玛目布哈里》,第61~62页,大马士革笔社1988年第3版。
      [4] 《夜行者指南》第13页。
      [5] 图戈丁·奈德维:《伊玛目布哈里》第88页,大马士革笔社1988年第3版。
      [6] 同上,第89页。
      [7] 哈姆兹·穆罕默德·嘎西姆:《读者之灯塔》,第21页,贝鲁特希吉莱历1410年版。
      [8] 图戈丁·奈德维:《伊玛目布哈里》第141页,大马士革笔社1988年第3版。

     


共有 7876 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您可能会感兴趣的书籍
·祁学义/著.圣训研究.宗教文化出版社,2010
·丁士仁.简明圣训学.宗教文化出版社,2008
·穆斯塔发·本·穆罕默德艾玛热/编.布哈里圣训实录精华.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
·穆·福·阿卜杜勒·巴基|马贤.圣训珠玑(中译本精装).宗教文化出版,2002
·康有玺.布哈里圣训实录全集(第二部).经济日报出版社,2001
·康有玺.布哈里圣训实录全集(第一部).经济日报出版社,1999
同类文献
[1] .六大部圣训集简介.,2006
[2] 穆罕默德*纳绥伦丁*艾力巴尼.试论圣训在伊斯兰教中的地位.穆民先驱http://muslimherald.com/,2005
[3] 康有玺. 《布哈里圣训实录全集》译者序言 .作者赐稿,2006
[4] 马景.20世纪以来“圣训”在我国的汉译本综述 .西北第二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
[5] 哈宝玉(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02博1班,北京100102).我国的圣训研究.中国穆斯林,2003
[6] 白剑波.穆斯林和他的《穆斯林 》.广州穆斯林互助社区,2003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缘起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English |
中文伊斯兰学术城: Copyright @2002-2003 www.islam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边缘山人工作室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