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处位置 --> 资料检索 --> 管窥信仰 --> 信仰与实践

更新时间:2007-9-18 10:44:28  

五功释义
刘智
学术城整理,2007.0916
[关键词] 刘智  明清穆斯林思想
      中国[[伊斯兰教]]关于功修的论著。又称《礼书五功释义》、《一斋五功释义》。清雍正、乾隆年间伊斯兰教学者刘智著。该书以中国儒家性理学说与有关词汇诠释并论证伊斯兰教“五功”及其意义。著者在第一章里讲述了撰著本书的宗旨:“圣教五功,念、礼、斋、课、朝,示人修道,而返乎其本初也。念在知所归,礼在践所归之路,斋以绝物,课以忘己,朝以复命而归真,修此,而天道尽矣”。全书共63章,以纪念先知[[穆罕默德]]在世享年63岁。全书可分为3部分,前面7章分别为原始、本义、爱恶、外官、内德、心性、正变,综述五功之来由。中间25章从仪、法、义、理、证5个方面对念、礼、斋、课、朝五功进行诠释。最后3l章包括旱雨、参化、法象、常德、圣凡、忠孝等部分,从宗教和社会伦理的各个方面阐发五功的意义。该书言简意赅,层次分明,数百年来一直被中国[[穆斯林]]奉为学习理解五功涵义的主要教材,故民间多次刻印成册,广泛流传。

     
      刘一斋先生五功释义序
      自有太极,而两仪生焉。自有两仪,而四象立蔫。有四象,即有五行。五行者,相生相克者也,而清真教规,亦有五焉,念也、礼也、斋也、课也、朝也。此亦犹五行之不可减者也。而生党亡义亦寓焉。生者,本然之性,由此而生也。克者,继起之私,因此而去也。总存乎人之用意何如耳,意存乎其,则行此五者,自见其真;意在乎文,则行此五者,仅见其文。所谓仁者见之谓之仁;智者见之谓之智;深者自深;浅者自浅,是也。今刘一斋先生于五功之义,一一穷究其源,而又推类以及余,使后之学者,反复寻求,身心一片,于其所已言者,固可了然于心,而于其所未言者,亦未始不可触类而旁通,则所谓五功者,功岂止于五哉!天数五,地数五,五位相得而各有合,凡天地之数五十有五者,莫不由五而推,则体此五者,精察而力行亡,而真积力久,自可行下学而上达,而约之又约,以至相忘于无言,此又先生之所厚望于天也,天下其无忘先牛所用意也。
      时康熙四十九年庚寅三月灯下识眷教弟拜楷拜撰

      明教之礼

      流教分途久,清真理独深,三才凭造化,五府任陶钧。无极缘何极;有神匪自神。静参玄奥旨,诚奉厥维寅。

      明教之用

      不染维清洁,有源理自真。诚心纯终始,一笃显微伸,忠孝无他计,解推不厌频,服膺匪有得,愿共宝奇珍。

      礼书五功释义(正文)

      原 始 第一章

      形气章矣,天道隐矣。气禀日生,真理晦矣。明者蔽,纯者杂,而通者塞矣。人于天命根源,同知所自而返焉。圣教五功,念礼斋课朝,示人修道而返乎其本初也。念在知所归。礼在践所归之路;斋以绝物;课以忘己;朝以复命而归真。修此而道尽矣。

      本 义 第二章

      大道人心,妙而通也。真主以一理赋物,而人之禀受不同,故有圣凡之别,圣人以道道物,故道无不明。凡人以物物道,则道有所蔽.故不能夏其理,而复还其本初也。因是主命五功,示人修道之方,将以开蔽通塞,指其来路,而导之归焉、功以五者何?人之心脏相偕,如锁钥然,其耳目口鼻身,既有声色臭味触五者之染,即生爱恶五者私欲之簧,簧钥交缔,牢莫可解,必须按钥制匙,丝秒恰合,以为启折之备,则簧与钥,脱然解矣。一身有五者之累,亦必以五法对治之,累可渐释,则心明性见;而道明美。此五法之所以为修道之切要也。

      爱 恶 第三章

      耳之于声也,目之于色也,鼻之于嗅也,口之于味也,身之于触也,虽各异其官,而爱美恶恶,则无下同。夫王爱、无恶、无美,无恶,浑然天理者,公德也。受其所爱,而弗审所当爱;恶其所恶。而弗审所当恶。私德也。爱而知其恶,恶而知其美者.明德也。五功之为治于人也者,克夫己私,复还明德;以归于大公而已。

      外 官 第四章

      五官为用,各有德性具焉。而人未能尽其善也。口具能言之德,耳具能听之德,目具能视亡德,鼻具能嗅之德,身具能取与动止之德。德无不善,而或用之不善,则德性丧矣,五功者,拯其既丧之德,而亦保其德不丧也。

      内 德 第五章

      人有内德五焉,心也、性也、知也、几也、微也。心所以觉,性所以生,知所以用,几则心之动,微则心之隐。(已发之为机,未发为之微。)五者本至善,而受于造物者也。第私欲漓乎性,是非挠乎心,气质蔽乎知,谋虑几乎几,喜怒得丧动乎微,本善者遂流于不善矣。五功之理,所以湔其私,正其气,平其是非,定其谋虑,而约束于喜怒得丧之际者也。

      心 性 第六章

      性;分之内,复有五德焉,仁也、义也、礼也、智也、信他、五者所以公乎世者也;心分之内,有五德冯,喜也、怒也、爱也、恶也、欲也,五者所以存乎己者也;知分之内,有五德焉,忆也、记也、悟也、等也、运也,五者所以用乎世者也。三分之德,务适于中,有一偏焉,其道反失。五功者,所以救其偏而归于中也。

      正 变 第七章

      人禀四行而生,五*而成。赋质之初,精为水,血为士,温暖为火,运化者为气,成形以后,气与火令而生木;土与水合而生金。木性以滋长养,金性以滋坚明,并精液之水,温暖之火,骨肉之士,此之为五行,而气则主乎其中,即灵觉之谓也。夫五者,各一其性,各一其德。火性向L,其德高明;水性向下,其德谦逊;木性修畅,其德直朴;金性坚定,其德稳重;土性藏青,其德静顺。夫德者,必惟气之得养,乃各用乎其中正也。苛失其养,则中者反而为情,正者变而为偏矣。是故高明,则变而为强暴,而好欲滋焉。谦逊则变而为阿从,而淫荡滋焉。稳重则变而为固窒,而胶泥滋焉。直朴则变而为顽冥,而愚鲁滋焉;静顺则变而为迟钝,而怠惰滋焉。五性一变,私欲之所从生也,万物之所从出也。是皆由于气之失养,而各反乎其中也。五功者,所以养之之法,而致五性于至中者也。

      以上七章,总述五功之由,其下二十五章,分述五功之理、末后三十一章,发明五功之义.通记六十三章。以取圣寿之纪云。

      念 仪 第八章

      念者,心乎主也。时省于怀,常注于口,永佩乎身,存诚执敬,歌功颂德。凡属言行,标理中节,惟恐一动离于道。心念不忘,口念不辍。经日:兴居寝食,惟念念哉。又日;念主者,主念之。念主则无过,主念则无虞,自我勤慎,自主佑之。

      念 法 第九章

      心犹鉴也。面于此,必背于彼。天理也,人欲也,心之面背不常,面于天理,则人欲不入;面于人欲,则天理不存。是非之判,善恶之端,皆造化十此。危哉、微哉、敬哉、慎哉。一念正,终身之福;一念不正,终身之祸。敬肆关头,如防激湍,如羁劣马,念兹在兹,时加省察。圣人曰:心昏如鉴垢,念以磨之。

      念 义 第十章念,示不忘也。不忘吾之本原也。身之所生,性之所自,造物之本然也本然至善,念之则无恶;本然至清,念之则无染体然至真,念之则无妄。夫念至于无恶、无染、无妄。即还本原之境矣。圣人曰:念则超焉。超乎物我;还乎本然,是为原始返终之义。

      念 理 第十一章

      人与主无间也,而必属念于主者,正以示其无间耳。人以人为物,而下知无物之非主;人以物为幻,而不知无幻之非真。念人、念物,则只见人、物,而、见主。惟一念专属于主,则物我无存。本然独湛矣。经曰:真主临人,切于心命。又曰:念毋二,敬毋二,奉事毋二,二之云者,将以他物二一于主也,二甚于逆。

      念 证 第十二章

      有心之念,以人念主也。无心之念,以主念主也。念主以人,有工夫,有时际。念主以主,则无时无地而非念主矣;则无动无思而非念主矣。苟有一念一动之不合于道,则是为有时际、而以主念主者,动止非我,浑子无间,忆虑消忘,肆应周遍,斯为以主念主者也。故曰维念无方.居不昧念也。起不忘念也。接物以正、待人以忠、念也。经云:经营政治.农圃十数而以道,皆念也。圣人曰:不念而事事必逆,念而不肖于行,念乎哉?

      拜 仪 第十三章

      拜者,身乎上也。一日五时,参礼以众时,晨、响、哺、昏、夜是也。时各有数:晨礼.四拜;响礼,十拜;哺礼,四拜;昏礼,五拜;夜礼,九拜。拜有四仪;立、躬、叩、跪。立则端身正面。拊手齐足,目瞩叩所;躬则曲身悬首,平脊捉膝,目嘱足;叩则身首匍匐,鼻额着地;悬肘悬腹,目瞩鼻端;跪则端坐,沉沉默首抚膝,目瞩怀。台数仪而成一拜,全数月而成一礼。礼有条例:沐浴,盛服、洁处、正时、正向、立意。一日五礼,七日一聚。一年二会,惟大人有明礼。有夜功。明礼两拜,夜功无数。经日:尔民礼拜,务守其中。中者.时中之谓也。圣人曰,顺与逆,无以分也,惟以拜。时至而不拜,逆矣夫。

      拜 法 第十四章

      拜必恭,心必虔。。不恭不虔,于不拜等。时必殷,日无间、殷而无间。乃作成功、夫拜,主命也。时至身必至,时至而身不至,是私身而慢主也。身至心必至,身工而心不至,是虚义而无实也。慢主者逆,无实者谬,逆则祸,谬则不登。是放礼拜必神存心临,内惧外庄 ,毋外虑,毋旁顾,毋搔首,毋举足,毋作声。故犯者复礼。圣人曰:拜主如见了,虽尔不见,主实见之。

      拜 义 第十五章

      礼拜,近主之阶也,归原之经也人。人生也,自理世而之象世,历多境界。每历一境,即染一象,而与其初位,即远一层。层隔万叠,大端在七,气、水。火、上、金、木、活类也。由理之气,有运化象;由气之火,有显著象;由火之水,有流通象;由水之上,有凝聚象;由土亡金,有固结象;由金之木,有长发象;由木之活,有运行象。象象相资,诸情遂寓。运行则嗜欲寓,长发则生死寓,固结则离合寓,凝聚则涣散寓,流通则漫越寓,显著则生工明晦寓,运化则动静往复寓。凡此话情,皆非本有,情为性障,性为情掩,违理畔道,日逐于远。拜也者,超乎情障,而复乎原有也。原有复则新有无存,其本然之谓也。故站,顶天立地,人之象也。躬,负天向地,鸟兽之象也。叩,身首代地,草木之象也。跪,端坐静居,山矿与地之象也。升上降下,水与火之象也。运行往来,气之象也。由动而止于静,复初之象也,举诸象而意示之,依层次而度越之,斯归原近主之实义也。

      拜 理 第十六章

      凡属有物,不出二端,通也,碍也。通也,理也。碍也,象也。滞于象者碍于理,复于理者通于象,然非去象以求理也。能通于理,碍即为通;不通于理,通亦成碍。人也者,理与象,全体聚合之名也。日羁于象,则无由复于通,不特县形不能复于通,即性灵,亦不能复于通何也?灵为形役矣。日求于理,而象不能为其碍。不特灵性不能为所碍,即身形亦不能为所碍,何也?形为灵超矣。灵为形役,即通而成碍;形为灵超,即碍而成通。拜也者,形为灵超之妙用也。即碍还通之佳境也。果能至于此境矣。则生死不以为生死,而知有不生不死者在。嗜欲不以为嗜欲,而明有无嗜无欲者在。夫是以不免于生死,亦为超脱生死者。夫是以不离于嗜欲,而为奔绝嗜欲者。象者化矣,碍者通焉,经喻谆谆,教人礼拜,欲其即碍返通而已矣。

      拜 证 第十七章

      拜,言乎顺也。无乎不顺,则无乎不拜。顺乎主,即拜乎主也。夫顺主有二。顺其命令之当然,顺之表也。顺其本然之德性,顺之里也。表里当顺,则表里皆拜者也。无时不顺,则时时皆拜者也。主命吾念,则念之;命吾拜,则拜亡。非以念拜为功也,以顺为功也叫非以不念、不拜为过也,以不顺为过也。盖主命如是,即当如是,是为顺也。主无方位,吾亦不以方位拘;主无形体,吾亦不以形体碍;主无声色嗅味,吾亦不以声色嗅味而迷障。一念本然,安于其境,听其自然而已矣。顺焉而不拜,则顺无效;拜焉而不顺;则厂无功。拜十其时,顺于无间,斯之为真拜者也。

      斋 仪 第十八章

      斋者,性平主也。岁带一月,晓初而食,日没而开。一日之中,不茹水谷,不近女色,百务皆息。诸念不生,民不列市,官不听讼,君不设朝,不幸野。或处于家,或守于寺,惟负躬涤过,独契真宰无己。圣人曰:斋无为之功也。罢工停政,以重其事焉。

      斋 法 第十九章

      夫斋者,制欲检行,以谨身心下无妄之法也。目不妄视,耳不安听,口不妄言,心不妄思,手不妄取与,足个妄步趋。全欲之事远绝,道义之事精虔,徒谨嗜欲而下去邪妄,非斋也。知道邪妄而不辍食色门E法也。盖食色者,嗜欲之母也。不辍食色,是不能制嗜欲者也。不能制嗜欲,其与斋乎何有、圣人曰:斋,非仅止食色也,务斋诸耳目身心。又回:嗜欲之情,人禽共之。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能制其情耳。

      斋 义 第二十章

      一切不善,嗜欲为之先,气血为之乘。守斋则嗜欲遏,气血赢,而非为安作,无所从赵矣。德性所以养心,而能润及其身;饮食所以养身,而能累及其心。斋止食饮,以抑气质,以强其心也。心强则明,明则私欲化,而真性见矣、圣人曰:万物有课、夫斋,气血之课也。经曰:主谓尔撤,饥则见,孤则合。谓饥于食而饱于德,则性见;孤于己皿复于礼;则真合也.;一尘不染,一私不立;谓之孤。

      斋 理 第二十一章

      食色以生,生以为道也,不得巳也。求道者减食色,至于弃食色, 皆视食色为累者也。皆以不食不色为乐者也。且食色后天之需,且逐于食色,则日沉沦于后天,而于先天日渐塞而下通矣。抑其后天之情,示以先天之性,而后忆乎先天之景况,则几复乎先天矣。先天复而于真主本然何问焉。故日:斋属于,予报之。亲切至矣。

      斋 证 第二十二章

      仅能止食色.而不能忘食色,非斋也。仅能戒非为,而不能绝非念.非斋也。仅能守斋,而不见其为斋之效,亦非斋也。愿无食色,几忘食色者矣;畏有非念,几忘非念者矣;民离情欲,乐乎天命,几见其为斋之效者矣。圣人曰:斋以熔气质也。即如熔金,去其杂而聚其散。斋矣,气质未绝,纷散未聚,犹未斋也、远离食色,斋之次也;制欲检行,斋之上也;己私克尽,物我全忘,斋之制也。故曰:斋以绝物也,绝其外物,化其己私。而不纳一物于心焉,斯可谓之斋矣。

      课 仪 第二十三章

      课者,以其财货用于主也。财货主无所用,而以与贫,由之乎用于主也。满贯者,捐其四十之一。金、银、钱、货,牛、羊、驼、马,果谷、生产,各有定例,依律清算无隐,一年一课。受给者;贫乏、良人。先亲后疏,先近后远,余课纳官入库,赈饥养学。非其人不给,非其人不受,给受之间,有大谨焉。圣人曰:凡物有课,有所能而施之,以济不能也;财富者利济贫乏;学优者导化愚顽;言美者,释讼解争;力强者扶弱;广修屋厦,以延宾客;多备器用,以应借贷。皆课之义也。

      课 法 第二十四章

      衷多益寡,克己分甘,仁者之为也。匿于毫未,则毁于全功。必也,为道而捐,乐而出上,不怀恩心,不眩善名,挟私而与,其犹挟私而匿,劳来赐赠,不作课功,义侠修建,不入课例。谨之谨之,得其人而后与。慎之慎之,度其可而后受。不稽而与,与之过也。朦溷而受,受之过也。

      课 义 第二十五章

      课者,体主、爱人而忘己、忘物之大法也。真主至仁,施而不断;吾能施之,是体主之仁也。民吾一身,理宜同爱,而分甘普利,是爱民如身也。舍其己有,犹忘己有也,不私其物,犹忘物也。人惟私己之心大甚。故仁爱公义之心不起,一举课,而四义全焉。

      课 理 第二十六章

      人之所本有者,德性耳。一切外物,培德之具也。即身形亦具也。培以生之,而反害之。则非具矣,累矣。不惟外物为系,即身形亦累矣、上人不为所累,故虽身命亦其非有。中人知其累而能舍之,下此者则执之而不舍,终被其累而弗觉也。捐课一法,其示人去外有之私而用其本有之德性耳。

      课 证 第二十七章

      捐课,将以去其私执之心也。私物之心尚存,执己之心未化,何有于课哉。然非欲尽合其有也。民求而不愠,多索而益欢,财则财之,力则力之,若一身之恤苦,不立彼我见,斯可矣。抑得之若寄,失之若返,余则以为祸累,不足以为福美。若负担涉险.然惟轻减而愿,斯可矣。抑众人之私,在财货;大人之私,在有己。存一物于心,留一见于已,犹未课也。身世全舍,福极无取,则善课者焉。

      朝 仪 第二十八章

      朝觐者,身心财货,均至乎主而以返其初也。灭方其生人之始地也。期月而朝,至关受戒,沐浴易服,不饰装,不宰牲,先朝偈。饮日饮性,撅明大会弥拿(墨克南郊)。工帅群穿士庶。晨驻而里付堤(山名),夕驻母了德里付(山名),;味爽归你拿。大射、开戒、宰牲、沐浴、盛服、佩香,乃入觐扔石,游庭七匝(天房)临位礼拜,致祈祝,出登索法(山名)仰天朝厥(即天房)而赞、而颂、而告,下经自白土泥川,趋于两塾之间,登墨而袜(山名),事如索法(山名),夏入拜阙,如前仪,归弥拿,阙明复射,翌日终射,谒陵,探泉,归复辞朝。

      朝 法 第二十九章

      夫朝者,五功之总归,而天人之人会也。念不辍于心,词不辍于口。拜焉,谨趋跄,而昭对越。斋焉,谨外制内,而制身心于无为之境,财不用、私不减,称其所有而力行之,自居而余,自近而远,割爱离乡,崎岖跋涉,功行之中,莫勤于此,莫劳于此,爱焉而不自爱也。毋谓观瞻,毋谓远离,毋谓身至而即为功,严防乎戒;缜密乎事,内外精严,极尽乎诚敬而已。

      朝 义 第三十章

      人惟怀十之念深,则契道之念浅。朝觐者,绝域登途,去所贪恋,以近其本原也。夫朝觐之人,割爱离家,崎岖跋涉,而后乃诣其境,则凡修道之人,亦必熔克己私,勤修苦行而后乃还其真,此借有形之朝,以起无形之朝也。善朝者,身向而心亦向之矣,远其私欲之乡,逾一切好恶之界、至礼义之关,新归洁之沐浴,脱人欲衣,服天理戒,登明识山,会常安郊。宰气欲性,然后入亲主之禁,所抚机微之悬石,拜伏于契合之圣位,即接浑化之天房矣。外之所朝者,似乎趋跄亡迹犹存;而内之所朝者,浑乎真宰之体为一矣,修道之功,岂复有过于此者哉。经曰:弃尔来。渭弃尔己私,来于天理,此朝觐之实义也。

      朝 理 第三十一章_

      朝曰归,义旨尽矣。归者,人所公欲,而万物自然之情也。旅人之还家曰归,使臣之复命曰归,鸟之二林、鱼之下渊、百川之汇海也,皆回归。归,盖出于人物亡自然,而无强勉之情也。欲归而遏之不使旧,何不自然之甚;归焉而未止于其境,何不自安之甚。虽然,人之处于外也,必有所为而来,私事来尽,则亦难言乎归。人之处世,旅之寓也,将必归,必有所为而来也,尽其事,而后乃可归。圣人尽其

      事归矣,而悯人之弗归,复作法以导之归。贤者效之,而率人归;智者从之归;愚人不欲归。惟嗜欲是恋,渐至流荡忘返,而终于不知归。朝觐一功,乃指其归境,而勉之归也。夫归,自然之事,何须勉。上人不勉而归;中人勉之而归;下愚勉之而亦不归。此下愚终成其为下愚也,其不若物类也其矣。

      朝 证 第三十二章

      理境之于人,若朝堂之于天下也。无处不通,无人不可至,而惟人背之,则日趋于远,或向之而功程未尽.终不能到,是朝堂无阻于人,而人自阻也;朝堂无隔于人,而人自隔也。理境十人亦然,无人不可至此理,无处不可见此理。而惟人之向背不同,功夫各别,故有圣凡贤愚之差异也。理本通而人自塞,理本明而人身晦,苛能一旦返身而向之,而归于一原焉,则何圣凡贤愚士别乎。朝堂有远近,理无远近,朝堂有方位,理无方位,期月而朝,形迹之朝也、返身而减,则时时朝,处处朝。时时朝,则无念而不以主为思维。处处朝、则无动而不以卞所命我者为遵守。念拜、斋课,皆以一朝而包完。身心、性命,皆以一朝而修尽。忠孝、节义,皆以一朝而周全,天道人道,皆尽于一朝之功。故曰:朝者合功之总会也、荷王身心之间,有一念一动之违于理,即为背真,即为朝之义尤有矣。是故观人之朝者,观于其日用工夫而已矣。观于其举止动定而已矣。

      五 限 第三十三章

      时念,何也?心二功也。心无止息,念亦无止息也。隐动几微之际,理欲善恶之根,顷有忽焉,终身之祸。性以时念防之,则心有操存而不放矣。日礼h时,何也?礼,身之功也。身多营为,当暇时而拜也。晓发政未起,暇矣,当拜。日仄政歌,身暇矣,当拜。方哺,百务咸毕,暇矣,当拜。昏夕,百务成皆归藏,暇矣,当拜。及夜,万汇寝寐,身心惧暇矣,当拜。若当暇时而不暇,惟身心是务者,是逆命而愿己也。一日五时,取五中之义也。晨,是夜交昼之中;昏,是县交夜之中;晌.是昼之中;宵,是夜之中;哺,居四时之中。经曰:尔民礼拜,务守其中,此中谓欤?一曰,古之圣人始礼之拜,即当此五时也,至今守之无改,以追法往圣也。岁斋一月何?斋,性亡功,性无为,而人之生也,罔不有为、家国之役,农贸之劳,所不免焉,惟于一年之中,斋一月。罢工停政,斯于民无难矣。逾岁一课何?本财货之功也。一年四时,生植营艺,出入筹计,面购货上盈缩定矣。然后计其定数而捐之,斯不损其本也。于四十取一何?万物之数,至四十而盈也。衷多益寡之义也。一生一朝何?朝总身心财发,且去家国之功也。是功于民为难,故惟一生一朝而可矣。苛无能焉,朝于其国可也。期年一大朝,七日一小朝,圣人之教,切而不迫出。

      聚 会 第十四章

      但人而和’之谓众,七日一礼之谓聚,二节礼之谓会,一日五众,七日一聚,一年二会。会者一切聚也,聚者,聚一切众也,众者,俱一切人也。会之为言会也,会其繁而统于一世。会统聚,聚统众,众统人,人统身,身统性,性统心,上古为理会上大于象会。象会以时,理会无时,是以至人一息二会。

      众 议 第三十五章

      拜必俱众何?民务纷纭,心意丛杂,虽临拜,其衷不能无忧也,惟入寺俱众门礼之,进趋谨畏,瞻阙凛然,威仪济济,班次严肃,怠慢之容自怯,诚敬之心油然.如此乃得拜功之福。圣人曰:俱众礼一拜。七十倍独礼之功。故曰:邻寺者无拜,惟于寺、七日一聚何?天地之数七也。以七天之礼。合而为一拜之仪,此纪天地之数也。一年二会,何会也者?自万归一之义也。于一年而重之,一为开会,毕天道之会也、一为祀会,毕人道之会也。

      礼 数 第三十六章

      大拜有仪也,有义也。以七天之理,合而为一拜之仪。主制卜二,典礼十二,圣则二十有八,体大轮之常转,包日月之运行。括五行之深义,总万类之全功,此拜之仪也。求涤己身之罪业、默祝国家之太平,思亲恩而感师训;念友谊以及群生,此拜之义也。一日之中,三十二鞠躬,六十四叩头,一百七十八赞,十二抬手,三十二起,二十七献.左右顾者十一,宣谕五,赞礼五,合一日而为数,三百八十有四。此合天地初开,日分之理数也。

      仪 象 第三十七章

      叩首,草木棍地之象也。鞠躬,鸟兽负天之象也。跪坐,山陵盘踞之象也。站立,顶天立地之象也。周旋升降,阴阳消息,日月运行之象也。是故拜也者,冒天地之全分者也。

      拜 原 第三十八章

      始晨拜者,阿丹也。始响拜者,易卜喇欣也。始哺拜者,郁讷思也。始昏拜者,尔撒出。始夜拜者,母撤也。始卫特尔拜者,至圣穆罕默德也。众圣散见于前,吾圣集成于后.所谓道全德备,卓越于千古者也。

      诚 意 第三十九章

      念而不诚,临拜而不恭,捐课而不乐,斋而不自省于时,朝而不精格于其事.如之何?念而不诚,犹未念也、临拜而不恭,犹未拜也、捐课而不乐。犹未捐也。斋而不自省十时。犹未斋也。朝而不精格于其事,犹未朝也。圣人曰:万务本乎心。成乎意。是故乡人砂成谷而录功,筛核精修百年,一疑而失道。修道者,可不谨其心意哉!

      五 象 第四十章

      拜,总万物之象也。斋,肖神只察而不纳。课,肖大地施而返。朝,肖江河百汇归宗。念无肖,所以止乎于穆之精也。故五功之中,惟念居首,惟念为大,惟念枢轴一切功。

      德 门 第四十一章

      五功者,入德之门,陡天之阶,通微之径,万物之精,私欲之滤,气质之砺,涤过之泉,济海之航,修身养性,未有个由此而成功者。

      旱 雨 第四十二章 五功者,旱时雨,渴时泉,暗夜灯,茫津渡,炎午云,疗疾丹,古人遇很难,未有下于此而得安者。

      五 益 第四十三章

      念格神,拜杀魔,斋息人,课息厄,朝绝牵系。

      五 息 第四十四章 立功有周旋不息之道焉,互相为始,互相为终,互相为体,互相为用,互相表里,互相辅成,其由循还,莫可端穷。

      参 化 第四十五章

      五功治五官,五功发五德,五功尽五常,五功赞五行,五功全五典、五功参大地之化育,与阴阳同伦。

      无 间 第四十六章

      至人之于五功无间也,有五心之念,不躬不叩之拜,不止食色之斋,下捐钱谷之课,不趋起跄拱向之朝。夫是者,五功之大者也。。民其能争战。细按此章,盖言至人于十斋未拜之先,亦如斋拜之诚敬,此所以为无间也,非谓不行五功,读者审之。必须细参彻悟,否则即误非轻。因斜者,杜撰者,依此据强辨,吾恐其伤己害众也,哀哉哀哉。然到此内功高品者,系刻到浑化于五功之里者也,亦未废其标表,是以未闻古圣、先贤废斐五功之标表也,视者慎之!慎之!

      全 体 第四十七章

      五功,遍乎全体而无缺也。有行于心者,有行 于身者,有行于手足者,有行于首者,有行于耳目口鼻者,盖凡有一体,即有一体之过功,以涤其过也。云五功、约其总也。

      属 意 第四十八章

      念属心,心属微,其发脉在于口言,其于性分为仁,其于人道为孝,其于五行也,属火;礼属身,身属儿,其着事在于身行,其于性分为礼,于人道为弟,其于五行也,属土;斋属意,意属气,戒于日见,谨于心思,其于性分为智,于人道为节,其于五行也,属木;课属知,知属血,施用得当,在于耳聪,其于性分为义,于人道为友谊,其于五行也,属水;朝属性,性属命,其为功也,具足一切功,施诸所有,而至于鼻亦不臭香,其于性分为信,于人道为忠,其于五行也,属金。

      忘 想 第四十九章

      念至无心,善念者也。礼至无身,善礼者也。斋至食色非欲,善斋者也。课至聚敛非私,善课者也。朝至无所趋跄向背,善朝者也。是故念不以心者,通号皆念之矣;礼不以身者,动定皆礼之矣;斋不以食色者,无欲非斋矣;课不以财货者,无私非课矣;朝不以趋跄向背者,无往非朝矣。果能如是也,五官开焉,五德昭焉,五气率从,而五事成焉。

      开 官 第五十章

      念,开口。礼,洁身。斋,开目。课,开耳。朝,开鼻。是故阿月一念而天地僻。鲁格茫恒念而微言通。母撒念四十日而对主言。吾杀,呻吟而天不奇才眼。是故阿丹再拜释厄。核子尔勤拜获长生。尔撒旦事礼拜,而肉身升天。吾圣不因公误拜,而全体成光,日下无影,蝇不沾衣,步履九霄之上。是故易卜喇欣持斋,自见理世之几微。母撒饥则见主。吾圣得视坟形。见万物性。玩天地始终如示掌,直见无何有之上、是故哈滩善舍,闻百里之饥啼。速来茫博施,解各类之虫语。吾圣九霄闻屐声,熟羊告毒,妇啼血识其菟,日聆真主上之谕。是故叶尔孤白数千里闻衣香,以其心向之专也。吾圣时间妙世之香,得无臭之臭。盖鼻乃大门,口为地阙也。故气运流行界之功;时新吐纳*之事,立功尽妙,理象无遮。

      功 效 第五十一章

      念主静,以待天下之功.则无动而不收纳于中忘己之有也。绝物而忘己,斯至乎其天者矣。至乎其天,斯得朝觐之实者矣。

      简 易 第五十九章

      圣人之道浅而深,近而远,其示人也简易,其告人也谆切。然而人不能尽其事,何也?圣人示之简,而人以为繁,圣人示之易。而人以为难。繁则病,难则劳,既病且劳,其何以行之哉!是以行道之人,中途而废者有之矣;服教之人,没身而失之者有之矣。

      位 育 第六十章

      大之所以覆,地之所以载,日月之所以照临,四时之所以运行,雨露时降,草木时生,鸟兽时育,万物时成,皆所以培道之具也。人日事于其间,而不以修道为务者,亦有负造物之意矣。勤于天道,尽乎人伦,而位育之功成焉。

      圣 凡 第六十一章

      五功所以观人者也;若圣、若贤、若管、若愚,皆能不外五功,而自能成其为人。圣之所以为圣者,全此五功也。贤之所以为贤者,效此五功也。智之所以为智者,知此五功也。凡愚之所以为凡愚者,不知此五功也。不知也者,不知其理也,不达其义也。如饮食然,圣人治其味,而教人食者也;贤人知其味,而食者也;智者食之,而知其味者也。凡愚不知其味,而不食者也,即勉食之,而终不得其味也矣。

      忠 孝 第六十二章

      五功,所以观人于日用之间也,事亲而不勤五功,不孝矣。事君而不敬五功,不忠矣。处夫妇昆弟;而不修五功,不义矣。交朋友,接邻里,而不以五功为观法焉,不道矣。耳闻、目睹、口言、鼻臭,手握、足行,念虑、思维,而不以五功为用焉,非礼矣。是以至人之于五功也,曰日不间时,时不间息。

      一 性 第六十三章

      小人、上人,同其理、三人、凡人,一其性。唯欲窒而理蔽,习异而性分,则人品之相去远矣、五功者,所以合其理,而一其性也。其殆天之机会,圣凡之市肆乎。

      念之效,不起二念;巴也赍德大贤.不计弟子名。礼之效,受夸而无贬。逆者,伤穆罕默德圣齿,反与之况美。斋之效,弃所欲无往而不顺。贼了一补你尔秃花先贤九子,绝无一语。课之效,私不存。穆罕默德至圣。脱施济贫,而侍守家庭。朝之双无己无物;而浑化于真。朝房来偈,勒毕尔贤者自:经典如药方,辨功如服药,效即愈矣,愈而能服。保过强壮耳。至圣团副功拜而腿裂,圣凡知愚于五功中见亡矣。

      《礼书五功释义》终
     


共有 4062 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您可能会感兴趣的书籍
·[清]刘智/著|马宝光?李三胜/译.天方性理(白话译丛).中州古籍出版社,1994
·刘智/著|马宝光/译.天方典礼(白话译著).内部出版,2005
·梁向明.刘智及其伊斯兰思想研究.兰州大学出版社,2004
·沙宗平.中国的天方学--刘智哲学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
·(清)刘智/著.天方至圣实录.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印,1984
·[清]刘智/著.天方典礼译注(云南省少数民族古籍译丛第二十七辑).云南民族出版社,1990
同类文献
[1] 村田幸子; 许淑杰; 魏静.中国穆斯林思想中的人格完美——刘智“人极”论研究.南京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版),2006
[2] 村田幸子; 姚继德;.刘智论人极.回族研究,2006
[3] 罗万寿.刘智和他的三“天方”书.西北民族研究,1991
[4] 粱向明.刘智汉文译著未能广泛流传的原因.固原师专学报,2002
[5] (清)刘智.著书述.,2006
[6] 李斌.刘智的教道渊源论.西北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缘起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English |
中文伊斯兰学术城: Copyright @2002-2003 www.islambook.net, All Rights Reserved .
边缘山人工作室制作